OhmyMikia

天地玄黄 宇宙洪荒

ThestaRY(下)

由明凯国服id引发的一个脑洞

勿上升真人×

ThestaRY(上)

以下正文

 

十月的天气早已没有了夏天的燥热,取而代之的是秋天独一份的凉爽,尤其是清晨,这份感觉就更加突出了。

 

设置好的闹钟按时响起,童扬懒洋洋的从被窝中伸出手去拿那放在床旁的手机。

 

指尖触到的低温并没有加快他的动作,直到将它放在自己的眼前,童扬才完全清醒——他快要误机了。

 

“还好行李已经准备好了,不然就得改签了”童扬嘴里嘀咕着。

 

快速洗漱完后,童扬又对着满衣柜的衣服发了愁,明凯喜欢他穿什么呢?

 

想到到这儿,童扬脑海中那些与明凯在赛场上并肩作战的场景就像电影一样播放,要不,穿队服吧?手上的动作好像比脑中形成的想法来得更快。

 

其实这件衣服找起来并不麻烦,因为童扬一直把它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。

 

看着队服上EDG的logo,童扬心里也感叹了一把时光流逝,光阴似箭……

 

推着行李箱,戴上棒球帽,在路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,就这么出发了。

 

刚坐上车,车上的电台就在报道EDG世界赛十六强的消息。

 

“哎,这只队伍内战猛如虎,今年在家门口办的比赛还输得这么惨,真丢人。”司机一脸鄙夷地说道。

 

听到这,帽檐下童扬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脑海中又泛起了那个人的身影,自己听到这种话尚且还会难受与介意,更何况是他呢……

 

下了车,童扬快步跑去办理手续,四周的人群不时投来目光。

 

童扬本就生的端正,更别说再配上一双迷人的桃花眼,今天一身全黑look也衬的他更加吸睛,穿梭在机场人潮中也十分亮眼。

 

简单的手续过后,童扬准备登机了,看着自己泛黄的行李牌上那些歪歪扭扭的字迹,一丝甜蜜泛上心尖:

 

“唉,扣神,我给你写了个行李牌,你看看。”

 

童扬接过,看了眼上面类似小学生的字体,又看了眼自家的打野盼望的眼神,摸了摸明凯的头发。

 

“干嘛给我写这个啊。”

 

“因为这是我送给你的,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把它弄丢。”明凯一脸天真烂漫地看着童扬。

 

“傻瓜,你送我的我怎么会丢。”宠溺的语气不禁让明凯红了脸,下一秒,童扬的吻就落在了额头……

 

航站楼的广播将童扬的思绪拉回了现实,心里对爱人的思念在往事的催化下变得更浓。

 

静止的身姿开始从慢走变为快跑,好像一道黑色的闪电。

 

童扬再也等不急了,他想立刻看到明凯,看到那个日思夜想的人。

 

 

昨夜心中的不安与烦扰迟迟没有消减的意思,明凯有些压抑了,直至天边泛出霞光时才勉强合上了眼睛。

 

“叮咚~”门铃被人按响。

 

本就睡得很浅的明凯一听见这声音就醒了,脑子有些昏沉,没有立刻下床开门。

 

其实这个地方没有几个人知道,除了明父明母,也就只有那个人了……

 

想到这儿明凯又想起了昨夜的那通电话,使劲摇了摇头,也许只是快递吧,翻了翻手机,正好看到通知栏里跳出的快递派件的消息。

 

门外的人好像有些不耐烦了,又连按了好几次。

 

随着时间的推移,童扬的担忧也逐渐加深,就差没有破门而入了,就在这时,门开了。

 

看到门外站着的人,明凯有些傻眼了,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他害怕自己看错了。

 

几小时前还在五百公里以外的心上人这时就在眼前。

 

还没等明凯缓过神来,童扬就已经冲过去抱住了自己的打野,那个他心心念念,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的人,现在就在他的怀里。

 

童扬也觉得有些不真实,但怀中传来的温度是真的,更加瘦削了一些的身型是真的,滴落在肩头的泪也是真的。

 

肩膀处的潮湿感让童扬慌了神,松开手想看看明凯。

 

“别动好吗,就让我抱一会,就一会...”明凯的声音越来越小,恳求的语气让童扬心疼。在这个人面前,明凯把他的骄傲与优越感都抛掉了。

 

“好”童扬也有些哽咽了。

 

等怀中人的啜泣渐渐平静,童扬才恋恋不舍得松开怀抱,捧过明凯的脸。

 

泛红的眼角还没有恢复往常凌厉的模样,像只受挫需要安慰的小狮子。

 

明凯看着面前的童扬,心中没有退去的那些情感又全都涌了上来,心头的那些不满在叫嚣着,最后紧绷的一丝理智也崩塌了。

 

“你为什么要来,你都好长一段时间没和我联系了,比赛结束那天我一直在等你的消息,一直在等”才刚停止流出的泪一下子流的更凶了,“我想听听你的声音,想听你安慰我,想听你说爱我,可到头来,等到的却是武汉的漫漫长夜。”

 

“我克制住自己,克制自己不去想你,当我觉得我可以平稳度过这段日子,起码是这十几天的时候,你的电话就打来了。我才刚理清的思绪又被你打乱了。”

 

明凯越说眼中的泪也掉得越快,拳胡乱的拍打在童扬的胸前。

 

“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想和你说出我心中的烦恼与伤心吗?你知道我当时说出那句我蛮好的时候胳膊都要被扭青了吗?我不甘心,所以在后面加了一句有点想你。”

 

“我以为你会对我说出甜言蜜语,可你只对我说好好休息。”

 

“你总是这样,先给我希望,又让我感到绝望与无助。”

 

“我害怕,害怕失去你。”

 

“当我因为你几乎一夜未眠的时候,你又出现在这里,你真的当我明凯好耍吗?童扬你就仗着我对你的喜欢就这么玩...唔...”

 

还没等明凯说完,童扬就覆上了明凯的唇,冰凉与炽热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
 

明凯想要挣脱,把他的未说完的话说完,可童扬的手早已钳制住了他,昔日消瘦的手在今天却好似有了无穷的力量。

 

童扬一点点撬开明凯的唇齿,在明凯的口腔里肆意闯荡,还坏心的咬了咬明凯的嘴角。

 

一股血腥的味道在舌尖弥漫开来,但童扬丝毫没有想要结束的意思,继续向内试探……

 

激吻过后,童扬先松开了明凯,明凯被童扬突如其来的吻吻得有点喘不过气来,

脸颊早已成了熟透了的苹果。

 

“说够了吗,现在到我了”。

 

童扬脸上露出少有的严肃。

 

“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?”

 

明凯被问得有些懵。

 

“我最讨厌你总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我最讨厌你心里有什么总是不和我说,我最讨厌你总不把我当成你首选的倾诉对象。”

 

听到这一番话,明凯眼中又积满了澄清的液体,嘴巴刚想张开说些什么,又被童扬的手盖住了。“你听我说完好吗。”

 

“我不是不想安慰你,相反,我更想这样做。”

 

“但是我想让你先来找我,因为我觉得,我是你的爱人,当你有了任何不开心你都会来找我。”

 

“我那天也等你的电话等了很久,看着手机呆呆地在床边坐了一夜,但始终没有等到你的来电。”

 

“我突然嘲讽地笑了一笑,觉得于你而言我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

“不是这样的。”明凯慌忙地拿开挡在自己嘴前的手掌“我不知道你一直是这样想的,在我心里你是我的全部。”

 

童扬看着眼前的明凯脸上的慌张,褪下先前假扮出的严肃,嘴角再也憋不住地上扬,上扬。

 

明凯看到童扬上扬的嘴角突然明白了什么——自己又被耍了。

 

“童扬你大爷!”

 

童扬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小男孩一样,又用手搂住了明凯的腰肢,将人横抱起,直接就往卧室带。

 

肉渣  密码:ybzb

 

“明凯,我爱你。”童扬抱紧怀中人,好像要把他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似的。

 

“我也爱你,童扬。”虔诚的一吻留在童扬的脸颊,先前都睡得太少的两个人相拥而眠。

 

先醒的人是明凯,看着侧卧在面前的人,心里想着自己的爱人怎么这么好看,举着手指一脸痴汉样的数着童扬的睫毛。

 

明凯刚伸出手,就被童扬握住了,“你的铃声为什么是《Thestar》啊?我记得之前还不是这个。”童扬懒洋洋地问。

 

“因为这首歌好听啊。”明凯嘴上说着,心里却在骂着童扬是蠢货,这首歌的歌词不就在说让你想着我吗!

 

“哦,是这样啊。我还以为是你想让我要一直想你呢。”童扬睁开眼睛,注视着明凯。

 

被发现内心想法的明凯脸立刻晕出一抹红,“谁要你想我啊!”

 

“喔?是吗?之前说着等我电话等了一夜的人是谁啊?”

 

“童扬,你!!!”明凯被童扬气得急着想要离开童扬的怀抱,可童扬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,手上的力道反倒更大了些,“好啦,不逗你了,我会一直想你的。”

 

突然的情话让明凯有了些许羞涩。

 

“你说的噢,你要一直想我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…………

 

明凯打开英雄联盟,用键盘敲击了几个字母,身边的童扬偏了偏头,“你这个id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

“笨猪,你答应我的要一直想我,这是对你的提醒!”

 

“好的遵命~”童扬脸上扬起好看的弧度

 

那一刻,明凯在童扬的眼里好像看见了星辰。

 

“还有呀,童扬,你是我生命中最闪耀的一颗星。”

 

*取自《Thestar》歌词

 

(写在文末:这篇肝了四千字左右,算是弥补了上一次。初三的生活已经开始有些紧促了,平常会写一些,到周末才能再补全,更新速度不会很快orz,还有啊,第一次写肉,写的不是很好,自己都觉得羞,有建议尽管提!看了明凯说的那个LOL世界赛的片子,哭的稀里哗啦,希望这么努力的明凯能被世界温柔相待。明凯这个猪猪在洛杉矶什么消息都不发,真的好想他!!!)

ThestaRY(上)

由明凯国服id引发的一个脑洞
勿上升真人❌
第一次发文 可能会难吃(希望不会)多多包涵哈
以下正文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明凯又换id了,是什么意思阿”

无意间目光撇过弹幕,恰好看见了这一条的明凯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,但又马上开始熟练地操作着屏幕上的伊芙琳。

没有人发现有什么不对,可明凯的脸上的笑意却怎么也掩藏不住,下意识地盯着自己的id入了神……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世界赛场2-4的战绩令路人唏嘘不已,也令喷子更加猖狂。

比赛结束的日子里明凯一直在家里宅着,也没再碰英雄联盟。

想着这已经是自己打职业的第六个年头了,之前不是没有输的比这次惨过,可心中的那份倔劲儿上来了就难以消下,什么也不想想,什么也不想做。

看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,明凯又好像突然被触到了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地方,那里没有嘲讽,只有鼓励,没有冷漠,只有温情,那里没有别人,“只有你,我的童扬。”

想到这,明凯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和童扬联系了,消息记录还停留在10.5号童扬发来的那句“加油”。

这段时间,童扬也没有主动联系,明凯突然有些害怕,害怕童扬不会喜欢现在的自己,害怕他会离自己更远,害怕最新的一条微信永远是那一句。

*please stop look up at the starry sky
look at me and dont move your eyes
i will stay with you every time

(请不要再仰望漫天星空
请看着我 不要转移目光
每一次我都会在你身边)

熟悉的手机铃声想起,心烦意乱的明凯看也不看的点了拒绝,电话那头的人却耐心十足的又一连拨了好几次。明凯有了些愠气,拿起手机接听,

低吼着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这一声好似暴雨前的闷雷,响声不大却威慑力十足,童扬有些懵了,想了想最近发生在明凯身上的那些事,好像又明白了一些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童扬的声线里透着急切的关心,

明凯没有想到是他打来的电话,赶忙将手机从耳边拿到眼前,映入眼帘的联系人名字大大的写着“my top”心中顿时五味杂陈,好想将自己的担心与烦扰通通都倾泻给那个人听。

还没等开口,眼角就已经有透明的咸味液体滑落。

“荡荡”,这一声,叫的童扬心都要碎了。

听着电话里爱人的哽咽声,童扬恨不得从乐平直接奔去武汉,去抱抱自己的打野。

“嗯,是我,我在”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却给了明凯莫大的安慰。

接下来是无声的沉寂……

这让童扬有些慌了,着急的话语还在嘴边电话那头的人就先发话了:

“我蛮好的,就是有点想你”

明凯前言不搭后语地回答着童扬打电话来的第一个问题,强忍着心里的委屈,咬着牙说出了这么一句。

但童扬没有因为这一句“我蛮好的”而长舒一口气,因为他知道,明凯,他不好,网络上的流言蜚语,谩骂嘲讽压的明凯喘不过气。

但就算这样明凯还是不想让自己担心,心里的心疼又加深了一分。

童扬暗暗握了握拳头,好似是做了什么决定。

“不早了,早点睡,照顾好自己。”说完,电话就被挂断了,听着手机传来的忙音,明凯有些恍神,之前刚退去的想法又像潮水一般涌上了心头,怀着不安,明凯一夜未睡……

挂了电话的童扬看了看自己手机的锁屏,那是16年在赛场上和明凯擦肩而过的场面。

其实童扬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真的不和明凯同在EDG,如果有,那也只有一种情况——退役。

自己好像真的很久没联系过明凯了,其实在10.5的那条微信之前的一条也是在9.1号了。

自从转会后,他们能遇见的场合越来越少先前约好的锻炼也慢慢淡忘了,有的只是隔几个月才打的一通电话,或者是一条鼓励的祝贺的消息。

明凯虽然不提,但童扬他都知道,他们两个好像越走越远了。

童扬回过神来,手指点开了一个自己不常用的APP,输入了些什么,然后选中了最早的一班,熟练地长按关机,随后起身拿起浴衣走向浴室,沐浴乳一直没有换,还是明凯一直用的味道。

伴着熟悉的香气,童扬一夜好眠……

*取自《TheStar》歌词

(写在文末:这篇会有点儿短,下篇一定还上
今天颁奖典礼荡荡没有来,最佳打野也不是明凯。LPL的2017算是结束了,希望这两只明年能有更多机会见面,继续加油)

先为占tag说一句sorry
第一次到lofter
近段时间期中考过了时间宽裕了点(对于初三的我并不)
得立点flag催我奋进
一个双视角
一个小短篇
一个ABO
给我自己加油